大学au,考虑到我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是“武密欧与暗丽叶”这种技术含量的标题,我决定说目前还没想好名字

主白隐,(目前)有一点点点君苍
师兄是没人权的npc




九月,天高云淡,枫叶飘红,正是大学王猛瓜田谁都能下,一年一度割高中韭菜的节日,白衣也拖着他的旅行者箱子捏着通知书心甘情愿地把头伸到了江湖大学的镰刀下。
尽管名字通俗得有点没逼格,但并不影响它的资源名气和影响力,以及为名额挤破头的人数。因此就算是白衣,为了考进这里的武当系,也算是熬了不少红眼,此时梦想得偿自然心情不错,他微笑着用那副好皮相向校门口的风度翩翩的创始人铜像抛媚眼,一路电倒不少师姐。

白衣很不负他名字地一身白衣私服,风流倜傥,有意思的是来接他的师兄也一身白衣私服,后者对他上下打量,对他很合武当风采的装束和脸十分满意。不仅帮他放了行李,完事还笑眯眯地要带他参观校园。白衣当然不会说出之前上网查了如何攻略武当三百问,为投其所好出门时临时换衣服的事,赶紧答应了。
学校挺大,他们就骑着学生通用·黑鬃马自行车到处转悠,路上也有些充钱之流,骑着土豪限定·双人孔明灯摩托车带妹,车把旁边的花灯闪人,煞是好看。虽说修道之人清心寡欲,不该有绮念,但师兄豪爽之人不拘小节,便也如红尘人一般感慨几句氪金大佬多么666,白衣连声答应,心想可虽然刚进来就被师兄拉着不好去窗口充钱,但我也是土改被打的氪金流啊。

总之大学阔绰,武当系更是因为和上面关系好,经费多得足够人人公款吃喝,食堂饭菜都好吃得不得了,一顿饭摆五个胡萝卜花。连花花草草都看脸,挑顶好看的种,白衣在桃花芳菲下的石板路上走了三走,摸着野狗油光水滑的皮毛,捡到一根一点琉璃样也没有的碧青琉璃,越发觉得自己真是来对了。
看完了风景吃饱饭,饱暖思淫欲,自然要看美女,天色不算晚,汤池现在不好去,金顶又有公共男神萧院长坐镇,武当的人若在他面前损坏形象,内心之打击莫过于被邱学长斥责,师兄就把他带到金陵楼前面,边喝奶茶边同他指指点点。此时也正好是下午课结束的时间,各系的一群群人都在广场上扎着堆聚会,倒是方便人认。

“那些是少林,”这是一水儿的男性,大多身材高大挺拔,沉默而温和,似乎均面带一丝忧郁,“他们军训时一个系蜂拥去剃头,说想享受光头的浪漫…然后惹怒了管剃刀的大妈,被勒令全体三月不许理发,不然串通男生宿舍楼下的大叔晚上不开门放行。”
“那些是云梦,”师兄指着那些女孩说,她们普遍容颜姣好,笑容温柔,一身颜色清爽干净,入眼就令人愉快,白衣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漂亮吧?这是最容易和你出818的种族。哎,别看那么多,等一医学荞麦枕头过来有你受的。”
“那些是华山,酒量特好,出去带他们总没错,”这次的人有男有女,男生俊朗女生英气,都热烈而张扬,蓝白色衣服剪裁利落,就算略有些旧也不掩其风度,实在是独特的风景,“他们系服一等一的好看,也世界一等一的爱穿系服…你知道为什么。”
当然,白衣心想,武当直升班里所有人都已经听华山出身的老师的苦大仇深听得会背了。
“那些是…呃。”
师兄似乎被噎了一口,声音也小下来,此时校园中还有一些黑衣黑裤黑发的人,他们普遍体型较小,人数也似乎少得多。他们有男有女,都穿着无花纹图案的黑色卫衣,目光向下,走路猫一样没有声音,有趣的是,在这一群体中似乎女性比男性活跃得多,目光所及都是阴沉男生沉默地跟在漂亮御姐背后的场面。

“喏,”师兄撇嘴指给他看,“那些穿的和死神似的就是暗香,算是生物制药的吧?大夏天也一身黑,也不怕中暑。”
“算是?”
“谁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鬼鬼祟祟还爱挑事,三年不出一点成果,经费倒每年都多。”
白衣听南应北,东张西望,意外地和死神之一对上了眼。那个暗香坐在花坛旁翻书,比死神还死神,甚至连兜帽都蒙在头上,死神帽子尖很尖,倒是有点童话风致。他似乎低头在翻一本破旧的书,刚才才抬头让白衣看到了脸。
那张脸面无表情,又冷又冰,面色很白,眼睛细长,黑发简单地碎着,是有点在现今小女孩中失宠的冷面款。
但白衣向来不太跟得上潮流,高冷男神很戳他落后十年的少女心,此刻他老土地心里咯噔一声,天立刻像电影里那样暗下来,一点余光在果冻样的太阳旁跳动,是备受师妹师姐们喜爱的拍照的晴天黄昏时间,自带滤镜,把鬼脸都晕得美颜盛世,又温柔又亲切。直接促使他低了头拥有勇气去自我介绍,“哎,这位同学您好,我是武当那边的大一新生,叫白…”
他笑面如桃花,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面前死神面色一僵(居然还能更僵!他感叹),一支淡紫的圆珠笔蛇一样从衣袖里中二地滑出来,丝毫不停地朝他伸过来的手上打去。
白衣大惊,他原以为面前是圆原杏里,孤僻文艺少女款,没想到还有龙之峰帝人的中二属性,他一直自诩靠头脑和情商爬高,偷懒不练武当自豪的推人如西瓜,此刻竟是愣在当地。
“哎哎哎你干啥呢!”幸好除他外大部分人都学艺颇精,旁边的师兄赶紧手疾眼快把他拖回来,堪堪避过那疾速的一刺,一转身就拖着白衣飞奔离开,其行云流水程度令后者怀疑师兄一定偷偷省吃俭用氪了和形容词同名的bug。

师兄一路不停,拎着他到了金顶安全区才放下来,还看看后面人有没有藏着追踪。
希望接下来几天他的书包宿舍作业不会被红榜悬赏,他郁卒地想,然而旁边不知武当疾苦的小师弟似乎还一点没get事情的严重性,为一段黄昏滤镜的破灭郁郁寡欢。
“他干啥找我事儿啊,”白衣闷闷不乐,“我就想交个朋友。”安静好看知书达理那种,会打架加分。
虽然他挺喜欢那张脸突然惊讶起来的表情的,他想着笑了笑。
“你上去就说自己武当人家肯定要开江湖模式削你啊,”师兄并没察觉他隐约的一点白衣切黑,只对他谆谆教诲,恨铁不成钢,“虽然吧,你说云梦他们会怼你,少林他们会骂你,华山他们会嘲你…但也不能说自己是武当。”
“为啥啊?”白衣一直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聪明好脾气闻名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刚刚又因为义务帮女生拿行李上了贴吧“那个特别温柔的小哥哥好棒”的帖子,哪里吃过这种没理由的灰,一时也有点郁闷。
“因为在这篇文里发疯的作者强制你们官配一下。”
“啥?”白衣不明所以,“不是说好的剑在匣中藏,华武基情溢吗,那些暗香官配不是隔壁不剃光头的大师们?”虽然他也不算讨厌和那个漂亮的自闭症扯上关系。
师兄翻了翻白眼,“谁知道,”他嘟囔着说,面色复杂,“也许是以前两个什么傻逼结的孽吧。”
那时候白衣还不知道此处的傻逼并非师兄的随口指代。

这时晚钟敲响了六点,是正式的余晖,眼前貌似无害的小师弟褪去青涩成为油条的时间就在明日,师兄想起来郑师兄嘱咐过趁着刚入门要好好洗脑,为系学生会收集力量的事,就偷偷丢了奶茶杯,咳嗽两声,悄悄选了个比较高的地方站上去。
“所以,”师兄转过身来问他,语气柔和,表情高深,是205号教导用款,“你对于今天来到这里,来到武当有什么感觉?”
白衣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抬起头来,他眸光闪烁,语气铿锵,仿佛少林人念易筋经,云梦人诵大医精诚,华山读誓剑石上的字,武当人说萧疏寒。


“他用紫色的圆珠笔,”他说,“他是基佬。”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3 )

© 绣花枕头鎏金马 | Powered by LOFTER